医生劝病人控制饮食遭打骨折续,公安撤销行拘处罚后又申请再审,

2022-02-24 10:05

html模版医生劝病人控制饮食遭打骨折续,公安撤销行拘处罚后又申请再审,当事人:再遇到这样的事,我真没什么好办法

2020年3月,因提醒八旬病人“血糖高注意饮食”致其情绪低落,含山县人民医院医生王翔被病人儿子俞某找到理论,随后双方在病房内发生争吵推搡,继而发生肢体冲突,最终王翔被对方打致骨折。

事后,警方认定双方互殴,俞某、王翔分别被安徽含山县公安局处以行政拘留7日、3日处罚。因事发疫情期间,拘留暂缓执行。

王翔对此不服,他先向马鞍山市公安局提起行政复议,要求撤销处罚决定,未获支持。随后,他一纸诉状将含山县公安局、马鞍山市公安局告上法庭。

11月3日,九派新闻从王翔处获悉,在经过一审败诉后,今年5月14日,马鞍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二审判决,支持了他的诉求,撤销公安机关对他作出的行政拘留3日决定。

8月26日,他收到了含山县公安局作出的不予行政处罚决定书。

但他告诉记者,就在他以为事情尘埃落定之时,2个月后,也就是10月26日,他又收到了安徽高院寄来的行政再审应诉通知书,含山县公安局向安徽高院申请了再审。

“维权两年,我原以为一切都结束了,但没想到路还很长。我不理解公安机关为何在已经下达不予行政处罚决定书的情况下,还要提起再审,一定要拘留我。”

对此,含山县公安局在再审申请书中提出,案件起因并非王翔的医嘱行为,而是王翔查房时有刺激病人的不当言语;王翔殴打俞某的行为并非相互揪扯中的应激行为,而是主动行为,对事态发展有重大过错,导致矛盾激化。“作为一名医务人员却先出手伤人,有违医德,影响恶劣,不能认定为违法情节特别轻微。”

事发:劝病人控制饮食遭打骨折,医生被警方行拘3日

事情发生在2020年3月30日上午。

据王翔提供的二审判决书显示,法院认定事实为,当日,含山县人民医院医生王翔值班查房时,发现29床病人蒲某在吃麻油拌干丝,遂叮嘱蒲某不能吃油腻的食物,王翔查完房后回到办公室。蒲某在王翔对其说话之时已情绪低落。

王翔离开病房后,蒲某的儿子俞某探望其母,发现母亲情绪低落便问缘由,蒲某将情况告知俞某。俞某听完后寻找王翔未果又折返病房。王翔听闻有患者家属在找他后,不知缘由,来到蒲某病房。

俞某见到王翔后,双方发生口角争执,继而互相推搡、揪拽。在推搡过程中,王翔挥拳击打俞某眼部一、二下,俞某准备还击时被同病房其他患者家属从身后抱住,俞某便用脚踢向王翔的左膝盖,导致王翔的身体歪坐在病房椅子上。

此时,医院其他工作人员见状将双方分开。此后,含山县公安局环峰派出所接到王翔的报警后,随即派员出警至现场处理。

当日下午,王翔感觉左膝部肿胀疼痛伴活动受限,遂前往含山县人民医院就诊,经诊断为左膝盖骨折。

事后,警方认定两者互殴,俞某、王翔分别被安徽含山县公安局处以行政拘留7日、3日处罚。

警方及一审法院认定,冲突发生时,是王翔先动的手,因此他的行为并不属于正当防卫,对他行政拘留3日并无不当。

对此,王翔表示,俞某前期主动寻找、后期辱骂推搡,病房空间狭小且位于内侧,难以期待他能够主动回避。

“当时他把我推到墙角,我走不了,也没办法避让,才用手臂回档,可能无意之中打到他的眼睛,我根本就没有理由主动去攻击他,我都四十多岁了,工作了十来年,又何必闹这一出呢。”

因此,他认为,当时是他面对紧急情况时的应急自卫行为,不应当被认定为违法行为。此外,即使认定属于违法行为,也应属不予处罚情形。

法院:医生先动手,但情节特别轻微撤销行政处罚

判决书显示,含山县公安局则认为,王翔先行动手殴打他人行为并非属于制止违法侵害,不构成正当防卫,应予行政处罚。

“王翔作为一名医务人员,在和患者家属发生纠纷时不能冷静处置,却先动手殴打他人,应认定为殴打他人情节轻微,具有一定的社会危害性,依法应处5日以下拘留。”

最终,在经过一审败诉后,今年5月14日,马鞍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二审判决,支持了王翔的诉求,撤销公安机关对他作出的行政拘留3日决定。

在判决书中,二审法院认为,本案系医患纠纷引发的治安管理案件,应否对王翔行政拘留,需根据事件起因、过程、后果,综合评判王翔行为的性质。

从事件起因看,王翔与俞某发生纠纷的原因在于王翔对蒲某的医嘱行为,属王翔正当履行职务行为。

从事件前后过程看,王翔与俞某就患者病情及饮食发生言语争执后,双方情绪均较为激动,此时俞某进行手指王翔和推搡的行为,后两人互揪衣领相互推搡时,王翔在俞某左右眼下方各打一拳,系相互揪扯中的应激动作。

从伤害后果看,俞某陈述其伤情为“没什么事就没看(医生)”,旁观者陈述“王翔打了俞某眼睛下方一、两下子,应该也不重”“俞某鼻梁处有点红”,王翔的行为对俞某并未造成严重伤害。

从事件背景看,2020年3月正值全国抗击新型冠状肺炎关键时期,医护人员是疫情防控的中坚力量,在抗击疫情中作出了重大贡献和牺牲。对医生的履职行为,应给予更多的尊重和信任。治安管理处罚必须与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性质、情节及社会危害程度相当。

综合上述因素,王翔的行为虽然属于违反治安管理行为,但其情节符合上述规定中情节特别轻微不予处罚的情形,含山县公安局作出的行政处罚依法应予撤销。马鞍山市公安局的复议决定应予一并撤销。

二审法院还指出,医患双方行为的社会评价虽不属本案被诉行政行为的合法性审查范围,但应指出,医生如能保持更多的理性、克制和谦和,给予患者更多的关心和同情,患者及家属如能给予医生更多的尊重和信任,则类似本案的情况不会发生。

警方:下发不予行政处罚决定书,又向高院申请再审

王翔告诉九派新闻,二审判决后,2021年8月26日,他收到了含山县公安局作出的不予行政处罚决定书。

在这份决定书中,公安机关认为,王翔的行为已经殴打他人,但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决定对王翔不予处罚。

王翔说,在收到不予处罚决定书后,虽然警方仍认定自己属于殴打他人,但好在不用执行拘留,“我想想算了,家属和父母也都说到此为止了,我也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双方都好看,但没想这两天又收到警方申请再审的通知。”

他告诉记者,自己当时收到警方再审应诉通知书时,“十分不理解,警方为何在已经下达不予行政处罚决定书的情况下,还要提起再审,一定要拘留我。”

据含山县公安局向安徽高院提交的再审申请书显示,该局认为案件起因不是王翔的医嘱行为,而是王翔查房时有刺激病人的不当言语,王翔在揪扯中存在殴打他人的主动行为,对事态发展有重大过错,虽然殴打行为没有造成严重伤害,但殴打他人系行为犯,只要实施即应当予以行政处罚。

另外,含山县公安局还认为,医护人员抗疫背景和王翔的行为没有因果关系,“作为一名医务人员先出手伤人,有违医德,影响恶劣,不应被认定违法情节特别轻微。”

记者注意到,再审申请书显示,含山县公安局的申请时间是2021年7月20日,比作出不予行政处罚决定书早了一个月。

王翔告诉九派新闻,他已经将再审答辩意见等材料寄往安徽高院应诉了。

“含山县公安局的再审申请书仅描述了本人对患者不当行为言语劝阻的行为,并未描述患者家属在医疗场所公开辱骂、推搡本人的行为。” 王翔在再审答辩意见书中写道。

对话当事人王翔:

【1】我说瞧不好是指病情可能恶化,他们理解为治不好

九派新闻:当时是因为什么发生冲突的?

王翔:我是含山县人民医院医生,去年3月28号晚,俞某的母亲来我们医院看病,因为糖尿病、冠心病在我们科室做了心脏支架手术。她当时血糖很高,29号早上我就跟老人家说注意饮食,第二天早上我去查房的时候,看到老人家在吃油腻的东西,我就说吃这些对血糖控制不好。

我说你不能像这样吃,你的血糖控制不好,就没办法瞧,瞧不好。我说瞧不好意思是说病情可能恶化,她可能理解为治不好。

九派新闻:你当时是什么意思?

王翔:我当然不是说治不好会死了,我从医这么多年,而且是面对一个老年人,利来资源站1,肯定不会这么说。

九派新闻:后来呢?

王翔:当时我还在查房,有人告诉我说患者的家属找我,我又回到病房,那是我头一次见到俞某,头两天是都是老人的女儿在陪护。

我到病房后,俞某语气很不好,我反复给他解释,他就不耐烦,多次辱骂我,我就跟他讲有话好好说,不要骂人,然后他就开始推我,推了我好几次,把我推到墙角,我就回挡打到他脸上,然后他一脚踢到我膝盖上,然后我们就被人拉开了。

九派新闻:是你先动的手吗?

王翔:当时他把我推到墙角,我走不了,也没办法避让,才用手臂回档,可能无意之中打到他的眼睛,警方认为是我先动的手。我根本就没有理由去主动攻击他,我都四十多岁了,工作了十来年,又何必闹这一出呢。

九派新闻:你怎么看待警方说你先动手?

王翔:我有血有肉,在那时候我是本能反应,而且医生不是卑微的职业,我在工作岗位上好好工作,无端受到辱骂,我的权益应该受到法律保护。

【2】我不想别人说我是打患者的医生

九派新闻:这件事对你造成什么影响?

王翔:我是党员,我肯定想积极向上的,一旦拘留被执行,到时候可能党纪和院方处分都来了,我的发展肯定会有影响,人总是想向好的方向发展,我也不想因为这件没来由的事,影响到我的发展。

不讲其他的,我的名誉也会受到损伤,在我们小县城,低头不见抬头见,背后人家都会指指点点,说那人就是上班时打患者的王医生,我还怎么抬头,我孩子会怎么想。

九派新闻:后来呢?

王翔:从去年3月30日发生这个事情后,一直到10月19日将近半年时间,我都没上班,冲突发生后,我被俞某踢中膝盖骨折,一直住院。

后来好一点我就四处申诉,希望撤销对我的处罚。我先到马鞍山市公安局申请复议,复议失败后我就到法院起诉,希望可以撤销处罚,但是一审失败了。

今年5月份法院二审宣判,撤销对我的行政拘留处罚,随后警方出具不予行政处罚决定书,认为我殴打他人,但不予处罚,我想想算了,家属和父母也都说到此为止了,我也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双方都好看,但没想这两天又收到警方申请再审的通知。

九派新闻:收到这个通知时,你什么想法?

王翔:当时二审结束后,法院判决警方撤回拘留3天的决定,就想着心里一块大石头终于落了地,包括我的爱人父母都松了一口气,但没想到又得继续应诉,还得继续折腾。

我希望这个事趁早结束,这个事情都快弄了两年了,我是医生,我在工作岗位没有任何理由去和一个患者家属互殴。

【3】再遇到这样的事,我也没什么好办法

九派新闻:你目前还在上班吗?

王翔:在上。因为这个事,有段时间我失眠严重,而且长期处在心情压抑的状态下,对我工作影响很大,我们这个工作又容不得半点疏忽。这两年来,我为了申诉撤销这个处罚,各种花销不少,工作也受到很大影响。

九派新闻:俞某目前怎么处理的?

王翔:去年11月28日,他因涉嫌故意伤害罪,被移送检方审查起诉了,目前在取保候审,还没有开庭审理。

九派新闻:如果现在再经历类似事情,你会怎么处理?

王翔:我是医生,再遇到患者不听医嘱我还是会讲,但如果再遇到像这样的患者家属,我肯定掉头就走。

但其实这样做也不妥当,掉头就走会让人觉得你承认你做错了,我作为医生,嘱咐病人这个能吃那个不能吃,这是正当行为,没什么可逃避的,所以再遇到这样的事,我真没什么好办法。

只能讲在那种状况下,我先简单跟他讲两句,如果能接受还好,不能接受的话,我就回避。医护人员遇到的奇葩事太多,有些事真的很难处理。

九派新闻:你目前有什么打算?

王翔:我已经将再审答辩意见寄往安徽高院了,最坏的打算不就是拘留三天嘛,但我还是希望这个事能早点结束,回到平平淡淡的生活。

武汉晨报记者 陈伟

【来源:九派新闻】

声明:此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来源错误或者侵犯您的合法权益,您可通过邮箱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将及时进行处理。邮箱地址:jpbl@wccm.sinanet.com

相关的主题文章:

地址: 客服热线:(服务时间9:00-18:00) QQ: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